我填志愿时线个学校,其余全部不服从调剂(并不是稳录专业,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真想回去抽丫的),当同学问我怎么填报的,我就拍了照片给他发了过去

那一瞬间我脑子才浮现出退档这回事,我明白这次完犊子了(同意调剂的学校基本考不上,抱着冲一下的心态填的)。

我不敢跟他们说,我每天都只能强颜欢笑,当我家人自信满满跟人家说我应该会上那几所大学时,我真的很难受,整个晚上都难以入睡,白天更是干什么都没精神,真的是我活了十八年最痛苦最漫长的一段时光。

我发疯地找避免被学校退档的处理办法,其中有一个是给投档院校打电话更改,当时觉得有可能能行得通,所以投档表公布后我马上给江南大学招生办打电话,然而这一丝希望马上被刺破,挂完电话我甚至都想放弃自己了,觉得不如直接出去找工作算了(我真的没有勇气复读,也不想上个专科)。

不过还好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征集志愿。幸好征集志愿录上了,但是我去了一个并不想去的学校,并不想去的专业,我的人生在服从与不服从这小小的抉择上彻底转向,但正如《老子》里说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是福是祸尚未可知,总归要以乐观积极的态度面对啊。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