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剧过后生活还要继续

就如同家庭纷争矛盾一样,F1的闹剧在上演了一出又一出之后,FIA和FOTA实则从一开始就完全清晰地明白,他们谁都离不开谁。

在FOTA的这些车队中,我相信大部分即便从来不曾说过,但从他们的内心深处来说,一定是考虑过FOTA另立门户,动过创办新的赛事一脚踹开伯尼魔爪的念头的。实事求是地说,单就赛事影响而言,F1的确很厉害,全球之最,但是离开FOTA成员中的大部分以后,F1就什么都不是了。人们要看的是精彩的比赛,而不是看一个商标是否精彩,离开了这些车队F1这个商标似乎在短时期里还会有一定的价值,但长时期下去其成色必然褪去,直到灭亡。

以上这段是我们作为旁观者的一般思维定式,但F1这个江湖,其内部的水之深,井之冷是我们所无法想像的,这些月来如骂娘撒泼一般的闹剧天天都在上演,一会今天莫斯利说我无所谓FIA主席位置了,一会明天他老人家立马又反悔了。一会FOTA坚决要退出F1了,一会3天后FOTA又和莫斯利在嘻笑握手言和了。媒体和关注此事的观众像被猴耍一样地经历着每天不同的反复,固然这些来来往往的争论里面必然有许多真实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做秀的成分显然还是太多了,这社会上人都不傻,一次两次还行,多弄就淡而无味了。

可能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即便F1今年竞争不激烈不好看,但车队和伯尼可能依然会认为金子招牌无可替代,你不看自然别人会看。但以目前的发展轨迹来看,F1似乎并不那么吸引人,特别是对赞助商来说。世界经济形势不好不假,开源节流合理花销也是必须,但是如果不烧那么一些钱F1最终也会赚不到吆喝,F1的唯一性和在所有赛车性质中的稀缺性是成功的关键,在F1发展历史上,今年是FIA第一次迫令所有车队将空气动力学设计往回倒退将近10年,大家可见类似于90年代的法拉利F310的设计出现在了如今的赛车上。但最为可笑的是,赛车速度根本就没有降低,在一些排位赛中最快速度与以往能够基本持平,而在一些排位赛里甚至快于去年的成绩。这对降低速度为主旨的F1来说,又成为了一个大笑话。

虽然我不是预言家,目前也无法把F1尾翼对后车增加超车的影响力技术研究透彻,但去年年底我就在文章中说过这种改变尾翼构造的改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在最近数年里,A1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那些从理论中得出的数据,是缺乏实际信服力的。KERS也成为了另外一个笑柄,KERS本身是一项非常伟大的技术,在人类没有完全摆脱对石油依赖的时候,混合动力技术的确是未来的汽车动力发展趋势。F1可以寻找一个最佳平衡点来作为KERS的宣传要点,但把KERS作为F1的一部分从现在来看显然是FIA自作多情了,很遗憾在民用车中越来越多地采用的类似于KERS的技术,在F1中却遭到了无情的唾弃和谩骂。这个又大又重的东西,几乎不能对比赛进程造成任何的结果,快的车依然还是快的,他们可以永远不装KERS还是跑在了你的前面,这让我想起了若干年前转播A1时所看到的如日中天的A1法国队一路领先,根本不需要POWER PUSH系统进行任何一次的工作。

F1外型越来越丑是为了减低速度,结果速度更快了;F1配重因KERS越来越难配,结果KERS几乎被废弃了;F1引擎转速降低了技术研发停滞不前了,结果引擎不爆缸了比赛没有这方面悬念了…… F1一直在搞一套他们认为很有效的东西,但最终每次都以被人笑话而告终,FIA继续抓耳挠腮寻思着新的方式,然后继续被F1车队各个击破,周而复始。

F1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运动,如今已经变得毫无激情。本来,可控的事故、引擎、变速箱的损坏、赛车从根本上的差距(例如底盘或是难以适应轮胎等),这些造就了赛车比赛的精髓所在。为什么到今天还有那么多人不断地想去回忆塞纳、普罗斯特竞争的年代,不同赛车不同的优势和劣势,此消彼长的竞争格局,我们再也看不到了。为什么我到今天依然会不断地回忆起2001年德国站上,麦克拉伦车队在高速直道末段进弯后,因为底盘的劣势和轮胎的不适应,被身后的法拉利一次次锁定目标最终强行超越,这种更为纯粹的东西,我们已经看不到了。

所以看起来FIA在搞一套维护大家,维护中小车队可以长久持续下去的东西,但实际上却让大车队丢失了许多原本让人一直津津乐道的东西,创新、突破传统这些在现在的F1中越来越少了,如果这样下去的线体系可能是被稳固了,但到那个时候观众和赞助商就不买这个帐了,最终受害的依然还是F1这项运动的本身。

闹剧过后生活还要继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