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双减”之后,北京市要求所有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营改非”,重新办理办学许可证,其中包括近十家高考补习学校。然而,有高考补习学校发现,新的办学许可证的业务范围仅有“线下学科类培训”,旧办学许可证中的“高考复读”项目被取消。

由于北京市已禁止公办高中开办复读班,因此北京市社会考生复读的唯一渠道只有高考补习学校。近年来,北京市每年有近2000名高考复读生,一旦高考补习学校停摆,他们的高考之路将面临巨大困难。

北京市高考补习学校面临身份难题背后,是持续多年的高考复读争议。质疑者认为,高考复读浪费教育资源,为了“名校梦”一次次参加高考反而浪费了其他的发展机会;赞成者认为,当下高考仍能决定年轻人的命运,应该尊重并保障每个个体为了美好未来而努力。

北京“双减”新政,会不会是教育主管部门对于复读政策的一次信号?这或将影响广大复读生的备考。

“双减”政策要求,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即“营改非”。全国普遍要求2021年底前完成“营改非”,但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作为试点的北京,内部时间表是在11月底之前完成。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高考补习学校其实并不受“双减”影响。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马学雷告诉记者,虽然“双减”政策规定,对面向普通高中学生的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管理,参照本意见有关规定执行。但高考补习学校面向的不是普通高中学生,而是高中毕业生,他们是社会生源。

然而,高考补习学校从事的却是学科类培训,或许正因为此,北京市要求高考补习学校同样要重新办理办学许可证,或转为其他部门主管。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高考补习学校以往归口各区教委主管,办学许可证登记的业务范围明确写有“高考复读”,但11月有机构拿到新办学许可证后发现,业务范围只剩下“线下学科类培训”。

“这是否意味着高考补习学校等同于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强监管之下,未来会不会被取缔?”他说。对于高考补习学校来说,原本明确的身份变得模糊了。

有高考补习学校想寻找别的出路。以往在北京市市场监管部门登记公司时,经营范围包括一项“成人高中培训”,这被认为符合高考补习学校的业务。但“双减”之后,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归口教育部门主管,北京市登记公司经营范围中的“教育”选项关闭了。

还有的高考补习学校向人社部门咨询,这是成人职业技能培训机构的主管部门,但获得的回复是,由人社部门主管的机构,其面向的学员需属于人社部门认定的职业身份,高考复读生明显不在其中。

“事实上,有机构反映,有的区教委人士曾跟机构沟通,要求机构主动书面申请,放弃在办学许可证中写入‘高考复读’,这会不会是主管部门要取缔高考复读的信号?”上述知情人士说。

事实上,国内已有其他地方对高考补习学校的身份进行了明确认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得的广东省“营改非”工作方案中,包含一份《广东省民办培训机构办学许可证管理要求和填写规范》附件,其中列出的民办培训机构类型明确包括“高考复读辅导”。

北京市只有不到十所合规的高考补习学校,但背后的学员近2000人。这些北京复读生中最典型的是两类人:一种是高考发挥失常的尖子生,复读后考进清华、北大;一种是学习成绩一般的考生,复读后从专科挤进本科。

第一种人人数很少,第二种人则是复读生的主体,不管哪一种人,复读都可谓是影响其人生的大事。

然而,近年来,高考复读尤其是高分复读备受争议。据报道,一名来自广西的唐姓男子今年第13次参加高考,原因只为考入清华大学。他曾在2016年被名校中国政法大学录取。但怀揣着清华梦的他,听说一所高中为高分复读生提供10万元奖励,便在那所学校复读了两年,参加了两次高考,仍然没有考上清华。后来他转到另一所提供类似奖励的高中。

“据统计,全国每年高考报名人员有20%左右是复读生。高考复读最受批评之处是占用社会教育资源,造成了浪费。这20%的复读生挤占了下一届应届生的资源,下一届只好再占用后面一届的20%,如此循环下去。”马学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早在2002年,教育部在《关于加强基础教育办学管理若干问题的通知》中,就明确规定“各地公办高中不得占用学校正常的教育资源举办高中毕业生复读班,也不得招收高中毕业生插班复读”。

“公办高中是公共资源,属于政府财政投入,招收复读生有违教育公平”,马学雷说,“未来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减少教育资源浪费,禁止民办高中和培训机构招收复读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教育部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已10年。然而2021年6月,重庆市教委还印发通知,要求全市普通高中学校不得举办复读班,不得与社会机构联合举办复读班,不得在培训机构以学校名义举办复读班,不得招收复读插班生。除重庆市外,去年四川、云南、贵州等省也发布了类似规定。这说明,相关行为仍未禁绝。

2020年,我国高考人数为1071万,高等学校本专科共录取967.45万人,录取率已经超过90%。也就是说,“落榜生复读”已经很少,更多的复读生其实是高分复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这是部分公办普通高中重招复读生的重要原因:通过招收高分复读生提高本校的高考升学率,尤其是名校率,用来打造升学政绩。

熊丙奇认为,允许复读体现了高考人性化的一面,但是,高分复读现象却是值得警惕的。要治理高分复读,关键在于改革教育评价体系。一方面,要扭转地方政府的教育政绩观,另一方面,要推进全社会从学历社会转向能力社会。

高考补习学校是一个高利润的培训赛道,其模式分为民办高中和专门的高考补习学校两种。

上述知情人士介绍,河北衡水系民办中学面向北京招收复读生,单独编班单独授课,一年后回北京高考。

衡水中学参与举办的衡水第一中学、衡水中学实验学校、衡水滏阳中学滨湖校区联合招收复读生,面向全国。2021学年招生简章显示,高分复读考生学费仅2000元,最低档次招生分数线万元。招生简章还规定,2022年高考考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复读生,凭录取通知书全额退还学费。

民办高中招收复读生,可以利用高分复读生考入名校迅速打响品牌,从而更好招收高一新生和更多复读生。高考补习学校模式的优势在于办学灵活,毛利率更高,学校利用率提升快。

目前,A股上市公司科德教育(SZ:300192)和美股上市公司第一高中教育(NYSE:FHS)都有相当规模的高考补习学校业务。

科德教育前身为主营油墨业务的科斯伍德300192股吧)。科斯伍德2011年3月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2017年12月收购龙门教育49.76%股权后,正式开启油墨和教育双主业模式。2020年10月,科斯伍德更名为科德教育。

科德教育2020年年报显示,全封闭中高考补习营业收入3.34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39.29%,毛利率高达62.30%。旗下的全封闭中高考补习培训业务在西安市共有6个校区,2020年秋季在校人数为9347人。此外,针对复读学员,还可以配套校外培训业务,进而增加营收。

2020年12月28日,科德教育还曾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位于合肥的龙翔高复学校70%的股权。

2021年3月,科德教育还收购了河南毛坦高级中学有限公司60%股权。安徽省六安市的毛坦厂镇是全国高考复读“重镇”,当地的公办高中毛坦厂中学参与举办的民办六安金安高级中学招收大量复读生,每年的高考送考场面蔚为壮观。

科德教育收购的河南毛坦高级中学位于河南鹤壁,公告并未披露其与毛坦厂中学的关系,但招收高考复读生是其重要业务。公告披露的业绩承诺显示,交易对手承诺学校在2021年9月招收新学生1000人,其中高三复读生800人。但科德教育2021年半年报披露,河南毛坦高级中学预计2022年春季可以实现运营。

第一高中教育是在美国上市的民办学校集团。截至2020年12月31日,拥有19所学校,包括14个高中项目、7 个初中项目(有的高中初中项目为一贯制学校)和 4所高考补习学校。

高考补习学校是近期第一高中教育的增长重点。今年7月30日公告称,高考补习学校已增长至7所,其中3所已开课,另外4所将于8月开学。公告将多地禁止公办高中招收复读生视为其发展机会。

第一高中教育集团二季度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7所高考补习学校招收了超过1600名学生,学校利用率超过62%。其公告称,目前相关教育政策并未对高考补习班的发展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